当前位置: 主页 > 欧美剧情 >

9.6分新美剧《切尔诺贝利》:真正伤害的,是人的谎话

发布者:admin
来源:澳门葡京赌场官网 日期:2019-06-07 15:12 浏览()

在《权力的游戏·8》出现一些争议时,同属HBO的《切尔诺贝利》又赢得美誉。

新剧首集IMDB评分9.3分、烂番茄评分为95%、豆瓣评分9.6。

“年度神作”“新剧之王”的称赞接踵而至。

很多人看完后的感受都是:

这简直像是一部让人透不过气的恐怖片!

从名字可知,《切尔诺贝利》讲的是1986年前苏联发生的那场人类历史上迄今为止最严重的核泄漏事故。

关于严重程度,我们找来一组数据:

核泄漏释放出的辐射线剂量是广岛原子弹爆炸的400倍以上

27万人患上癌症;死亡人数口径不一,有官方说是4千人,第三方说达到了3万-6万人

受影响范围:前苏联西部部分地区、西欧、东欧、斯堪的纳维亚半岛、不列颠群岛和北美东部部分地区

超过33.6万居民被迫撤离

事故发生后,这些人一度被封闭在了“平安无事”的谎言里。

“同样是人类历史上的巨大灾难,我们都知道泰坦尼克号是如何沉没的,却似乎很少人知道切尔诺贝利是怎么发生的。

我想要通过这部剧来填补这个空白。”

谈到拍摄这部剧的原因时,导演CraigMazin如此说道:

“在切尔诺贝利,真正危险的并不是核辐射,而是人的谎言。”

01

事故的发生

时间是1986年4月26日凌晨,

夜空中突然闪起一团异常的光亮。

在核电站的控制室里,人们面面相觑。

一个人拿出辐射测量仪,数值直接爆表。

堆芯已经被完全炸开

.........

时间过去一个多小时,

外界依然对核泄漏的发生一无所知。

赶来的消防队,以为是在救火。

有人无意碰到地上的”石块“,手开始溃烂……

他捡起的是带有高强度核辐射的堆芯碎片。

死神就在他们身边,但整个现场无人知晓。

附近的市民出来围观”火灾“,

还有人赞叹这个场景很美。

灰屑纷纷扬扬,

落在女人的头发上,孩子的脸上……

他们不知道,

那其实是核泄漏引起的放射性尘埃。

02

谎言赢了

官员们赶到厂长处听取事故情况汇报。

厂长向官员们保证,事故已经被控制住。

有人在来的路上看到不少呕吐、灼伤的人。

他建议立刻开始撤离群众。

但老领导发话了:


 

话毕,大家站起来整齐地鼓掌。

--

对于这场戏,导演解释说:

“在灾难的另一头,你看到国家仍在拒绝接受并试图压制真相。

他们的第一直觉是:不要告诉任何人。

那位老领导代表的是某种可以一直追溯到俄国革命的哲学。”

但随后,他又补充了一句:

“你可以压制信息,但你无法阻挡核同位素。”

03

谎言的漏洞

一位反应堆专家被通知

加入中央任命的事故处理委员会。

他仍然被告知只产生了轻微污染,

辐射只有3.6伦琴。

但他说,“这已经很严重了,应该通知疏散”。

这时,对方打断了他:

“你在这个委员会中的作用就是

应对反应堆产生的功能问题,

没有其他任务。”

“政策更不是你可以讨论的问题,明白吗?”

死亡来了,新一天来了。

市民们依然毫不知情。

他们像往常一样赶去上班。

孩子们在上学路上三两成群。

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。

他们没注意到载着核物质的云朵已逼近市区。

在其下方,一整片森林正快速地死去。

--

剧中这个场景让人想起阿列克谢耶维奇在《切尔诺贝利的悲鸣》中的描述:

“辐射使森林里的动物生病了。这些动物无助地四处走动,眼神也充满悲伤。猎人们感到害怕,也舍不得射杀它们。”

书中提到当时的市民什么公开信息也得不到,他们决定追随鸟的轨迹。“只要有麻雀和鸽子的地方,人类就可以生活。”

但是,他们不明白为什么鸟有时会不停地朝车窗撞来:“好像瞎掉一样。那些鸟不是疯了,就是打算自杀。”

05

都飘到瑞典了

事故的原因是当天凌晨,核电站工程师要为反应堆做一个供电调试。但因为设计缺陷和操作失误,导致了一场高压蒸汽爆炸。

这场爆炸把控制箱上1000吨的盖子直接炸飞,反应堆的顶部也被炸没,导致核心直接暴露在了空气中。

爆炸发生当天,唯一的现场快照。受辐射影响,相机几乎无法成像。

在《切尔诺贝利》开播前,导演说:

“我们希望尽可能地忠实历史。我们没有做任何强行增加其戏剧性的改动。”

事故发生后的很长时间内,莫斯科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。

等到临时应急委员会来到事发地,已经是爆炸发生20小时后的事了。

普里皮亚季市离核电站最近。

当天,被蒙在鼓里的市民还在庆祝五一节。

有些机警的人察觉到危险,他们想要离开,却发现出城的路都设了路障,已经出不去了。

直到第二天下午,市民才收到撤离通知。

又过了2天,核电站方圆30公里内的居民才开始撤离。

为疏散车辆消毒

放射性尘埃随风飘散,但苏联没有对外发出任何警报。

等到事情暴露,已经是两天后了。

最早察觉端倪的是瑞典Forsmark核电站。

他们例行检测员工身上的辐射值时,发现了问题,并推测出辐射是从苏联飘过来的。

在外交压力下,那天晚上,苏联的电视台发布了一条20秒的官方声明:

“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发生了一起事故,一座核反应堆遭到破坏。

我们正在弥补事故造成的影响,所有受影响的人都已得到帮助,我们已经成立了一个调查委员会。”

苏联对切尔诺贝利事件的声明

因为苏联政府遮遮掩掩,谣言和恐慌在国际上如病毒般传播。

作为应对,苏联政府伪造了一段切尔诺贝利电站的现场视频,告诉国民:

“你们看,事情根本不是西方人说的那样,切尔诺贝利一切正常。”

伪造的切尔诺贝利现场视频

民众被稳住了。疏散范围也没有再扩大,停在了核电站方圆30公里。

但事实上,辐射所影响的范围远超30公里,有数百万人没有被疏散,留在了污染区内。

“曾经有一个月,可以买到辐射剂量计,然后就买不到了……”

“你不能写有关的报道……”有一个记者回忆当时领导对他说的话,“‘别忘了我们还有很多敌人,在大海的另一端。’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只能报道好事。”

“这相当于三百五十颗广岛原子弹的威力。他们应该讲物理学,谈物理定律,而他们却反倒归咎敌国,开始寻找敌人。”白俄罗斯前核能研究所主任涅斯捷连科说道。

06

谎言的代价

核泄漏事故发生后,电站周围30公里的地方被辟为隔离区,严格限制车辆进入。

当时发生爆炸的四号机组现在被钢筋混凝土封存,下面仍有约200吨核燃料。

即使在30多年后,这个“石棺”外的辐射强度,仍然远高于安全值。

封存4号机组的“石棺”

《切尔诺贝利》的导演这样形容核辐射的可怕:

“放射性污染是一种潜伏的危机,因为你看不见摸不着。

而严重的辐射中毒可能是最可怕的死亡方式。人的身体从内到外从外到内都会熔化。”

作家阿列克谢耶维奇采访了上百位亲历这场灾难的人,并写成了一本《切尔诺贝利的悲鸣》。她后来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。

《切尔诺贝利的悲鸣》,阿列克谢耶维奇著

阿列克谢耶维奇的祖国白俄罗斯,是受辐射伤害最大的国家。

70%的放射核素都降落在了白俄罗斯境内。

在书的开篇,她引用了白俄罗斯百科全书说:

“战争时,每四个白俄罗斯人中有一个人死亡;今天,每五个白俄罗斯人中就有一个住在受辐射污染的地区。”

这场事故中受辐射伤害最大的,除了电站内的员工,就是第一时间到场灭火的消防员。

这些消防员在火场工作了5个小时。

在随后3个月内,有28人死于急性放射病。

消防员暴露在高辐射中

随后是被从各地调来的军人参与事故处理。

有人上车时都不知道是来切尔诺贝利的。

他们身上受到的辐射量被视为军事机密,现场流行一个笑话说:

有一个军人对阿列克谢耶维奇说:

当时还有人发明了口号:“用铲子对抗原子”。

为了扑灭反应堆内的大火,军人空投硼砂中止反应堆的核反应,同时在反应堆底挖一条隧道,用来灌注冷却剂。

这条隧道用来灌注液化氮

“那些政府委员每天开会时都讲得很简单:‘这个任务会需要牺牲两到三条人命,至于另一个任务则需要牺牲一条。’就是讲得这么简单明了。”官员索博列夫回忆说。

那些遭受严重辐射的人,不仅死况惨烈,还要被灌上混凝土、加上铅盖,澳门葡京赌场官网,区分埋葬。

有个伤残退役的士兵说,“我们很孤单,我们在这里像陌生人,他们甚至把我们分开埋葬,好像我们是外星人。”

事故发生后,还有60万到80万人受招募回到疏散区内清除辐射污染物,被称为“清理人”。

这当中的10%的人牺牲,16.5万人落得残废。

“清理人”

苏联政府将这场事故宣传成一场战争,而伟大的苏联人终将赢得战争的胜利。

在“清理人”菲林的记忆里:

很多人是怀揣着崇高的英雄梦奔赴现场的。

“去那里服务是男子汉才会做的事。”

有一个士兵从现场回家后,特意留了一顶帽子给自己心爱的小儿子。

儿子骄傲地带着那顶英雄的帽子——后来,儿子得了脑癌。

没有人告诉他们这些防护的常识。

当地流行很广的一件事反而是:“多喝伏特加可以抵抗辐射。”

起初,人们喝的还是伏特加,后来就开始喝一些古怪的东西,比如各类玻璃清洁剂——它会让你身体疲软,但头脑却痛苦地清醒着。

--

普里皮亚季市原有约5万居民,他们主要是核电站的工作人员及其家属。

如今这里是一座无人居住的“死亡之城”。

然而,依然有一些的老人留恋故土,回到这里来生活。

他们抱怨狼在深夜会冲进他们的院子,叼走护院狗,野猪在空旷的小镇肆意出没,但他们依然选择留在这个封存着他们人生记忆的“遗址”里。

切尔诺贝利的“禁区”,有一些老人回来生活

而在白俄罗斯的撤离区,安娜住在一个没有男人的城镇:

拉丽莎的女儿一出生就有残疾。

她认为和核辐射脱不了干系。但政府不承认:

“他们拒绝了我四年,一直说:‘你们的孩子是先天性残疾。’”

纳迪亚在核事故后出生,因为身体畸形,遭到遗弃。

很多孩子因为辐射而致癌,死去。

《切尔诺贝利的悲鸣》记录了很多这样的案例。

卡尔金回忆6岁的女儿曾在他耳边轻声说:“爸爸,我要活下去,我还很小。”

“我以为她什么都不懂。你能想象一个房间躺了七个剃光头的小女孩吗?七个小女生躺在医院病房里……”

“我要作证:我的女儿死于切尔诺贝利核灾,他们希望我们忘掉这件事。”

“清理人”生下的孩子,不少有基因突变的情况。
分享到